当前您在:主页 > 微信刷投票 >
微信投票原则指根据投票人的挑选以选出成果的
分类:微信刷投票 热度:

投票原则指根据投票人的挑选以选出成果的办法。最常见的投票莫过于选出公职的推举。投票其他用处包含颁奖、选出行动计划、或由电脑程式决议复杂问题的处理计划。与投票相对的是共同决策法。

投票原则规则了选民表达民意的办法,以及把这些民意转化成成果的办法。研讨投票原则的学问被称为“投票理论”,始于18世纪,对各种投票原则提出谨慎界说和改进主张,归于政治学、经济学、和数学的子学科。

大部分微信投票原则以少数服从大都的理念为根底,一般是某一计划若获逾对折选民支撑则会经过。但是,当可供挑选的计划多于两个,可能没有一个选项获过对折支撑,选用不同的微信投票原则便会发生不同的成果,所以,选用哪一种投票原则对推举成果有重要影响。

投票原则会详细规则“选票”的办法,以及核算投票成果的算法。微信投票成果可能是单一提名人取胜,也可能是多人取胜,如立法机构的推举。投票原则也会标明选民的投票权怎么分配,以及选民怎么被分配到独立的选区。

推举的实际操作一般并不是投票原则关怀的课题。投票原则不会指明选票是用纸张制成,或用打卡票,或是电子投票。投票原则也不会指明怎么维护选民隐私、怎么正确地核算选票、或谁具有投票权。这些是归于更广泛的推举或推举原则的研讨规模。

微信刷票不同投票原则有不同办法的选票。在次第投票制里,好像排序复选制和波达计数法(BordaCount),选民根据支撑程度将选项排序。而在计分投票制(Rangevoting)里,选民则给每个选项评分。在大都制(也被称为“最高票者中选制”)中,选民只能挑选一个项目;而在认可投票制里,选民可以挑选任何候选项目;在与能投票制中,选民可以在选票上圈选多个候选项目。其间,可圈选的项数,可根据不同民意而设定不同核算公式。而在累积推举制里,选民可以投给同一个提名人许多票。


其他投票原则的选票还有其他安排,例如选民可以写下提名人的名字,或许选民可以否决一切选项(如果建立,则推举就有必要从提名阶段从头进行)。

许多推举以“一人一票”的概念进行,即每名选民的选票有相同价值。但是,例如在公司的推举里,选票的价值一般根据投票者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核算,变成“一股份一选票”。

在部分推举中,选票的价值因应微信投票者的地位而定。而在特别状况下,例如投票平手时,其间一名投票者获特权再投一票以决议输赢。具有这种特权的投票者可能原先并没有投票权,例如美国参议院中,美国副总统一般状况下没有投票权,他只能在议会投票平手时,才可以投票,所以实际上他那一票的价值是较一般选票为少。

选票份量和选票发动力是不同的。发动力高的投票集体,其成员投票挑选近乎共同(例如议会里的政党),足以改动推举成果。议会中政党会组成联盟以增加影响力。

不少投票原则的要求比过对折更为严格,例如要求绝对大都才能改动现状,最极点的比如是要求全体共同经过的原则。如果投票旨在决议是否接受新成员参加,否决新成员参加的选票被称为“黑球对立票”(Blackball)。

另一种改动现状的机制,则要求参加投票人数契合法定最低人数要求。一般法定人数指参加投票人数,而不是投票支撑的人数,但这种原则往往促进对立者以回绝投票的办法,阻挠会议到达法定人数。

推举一般为了选出多名立法机构成员。推举可以不区分选区,也可以由各自的选区选出代表。

以色列等国家便选用单一选区的原则来选出整个国会。而爱尔兰、比利时等则将国家区分为许多小型选区。美国、英国则选用单一取胜者的原则。一些则选用单一选区两票制,亦有将小型区域归入大型选区的原则。

选区区分和议席分配的办法可能会戏曲性地改动推举成果。根据人口普查所得的人口数据,选区会从头分配议席数目。而从头区分推举区则是将选区的界限从头调整。两种进程都有可能改动推举的成果,因而都极具政治争议性。有时也可能被政治操作而导致选区区分不公,被称为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

最遍及的单一取胜者原则显然是大都制(也称为“最高票者中选制”、“相对大都决”、或“取胜者全得”)。每个选民投给一个选项,取得最多选票的选项取胜,即便没有取得对折亦然。

认可投票制是另一种二元投票制的办法,选民可以投给每一个提名人,取得最多认可的提名人中选。

与能投票制也是一种二元投票制的办法。选民在选票上可以圈选多个提名人(至于可圈选数,可依民意设定不同核算公式);并且选民有必要在一张选票上恰好将圈项数悉数用完,才算是有用票。

决赛投票制则以多回合的大都决推举来保证中选者是由大都选出。前两名决赛的投票是第二常用的推举办法,假如没有过对折的取胜者呈现,便由得票数前两名的提名人再次进行决赛。在筛选决赛推举里,名次最终的提名人会被逐个筛选,直到呈现过对折停止。而在消耗性决赛推举里,没有提名人会被筛选,因而推举将不断重复直到呈现过对折停止。

随机投票则是让每个投票者投给一个选项,并随机抽选一张选票来决议取胜者。这种办法大多是用于在其他办法发生平手成果时决赛之用。

也被称为优序投票制,这些办法让每个选民自行按照喜爱排序提名人。一般并不必定需要排序一切的提名人:没有被排序的提名人一般会被核算为排序最低者。一些排序投票法也答应投票者将多重的提名人列为同一名次。

最常见的排序投票法是排序复选制(Instant-runoffvoting,IRV),也被称为“顺位同票制”或“优序投票制”,投票者的排序可以扮演筛选功用,而无须再进行额定的筛选投票。在核算票数时,最少被列为榜首顺位的选项将被筛选。在接下来几轮的计票中,那些榜首顺位现已被筛选的选票所挑选的第二顺位依然有用。最少被挑选的选项在一轮接着一轮的计票中被逐个筛选,直到呈现过对折的取胜者停止,进程中一切的选票在每一轮的计票中都会被核算到。

波达计数法(BordaCount)是较为简略的排序投票法,每个选项借由选票上的排序来取得积分,积分最高者取胜。另一个相似的办规律是方位投票制。

孔多塞制(Condorcetvoting),或称双序制,是以孔多塞原则衍生的投票原则。这种办法将每个选项与一切其他的选项成对比较,一次一个,而打败一切其他选项的选项就是赢家。只需一个选项在大大都选票上的方位高于另一个选项,那么它便打败了那个选项。

这些办法一般被称为孔多塞制,因为孔多塞原则保证了它们在大大都推举中都能取得一样的成果,也就是存在着一个孔多塞赢家。不同孔多塞制之间的不同在于呈现没有选项被打败时的状况,意味着发生了一个选项之间不断打败对方的循环,这被称为孔多塞悖论。为了处理孔多塞悖论的循环,当没有孔多塞赢家呈现而挑选特定孔多塞版正本决议赢家的状况被称为孔多塞结束法。

另一个简略的孔多塞制是最大最小(Minimax)制:如果没有选项没被打败,那么被最少的选票打败的选项取胜。近年来还有由马库斯·舒尔茨(MarkusSchulze)规划的舒尔茨制,以及尼科劳斯·泰德曼(NicolausTideman)规划的摆放成双制(RankedPairs),两种办法都以达到很多投票原则评估规范为方针。

计分制乃至比排序制更为灵敏,但规划用来运用它们的办法并不多。每个投票者给每个选项评分,评分可以运用数字(例如从0至100)或许“等级”如A/B/C/D。

在计分投票制里,投票者给予每个选项数字分数,总和分数最高的选项取胜。认可投票制或与能投票有时会运用0或1来表明认可与否,因而也可以被视为计分制的一种办法。

累积推举制则规则了必定的点数,由投票者自行配点。累积推举制也常被用于一些投票者权力不相等的投票中,例如根据股份选用“一张股票,一张选票”的公司投票。累积推举制也被用于多重取胜者的推举中,例如公司董事会成员的推举。

计分投票制也可以被用于排序投票制,只需排序制里答应选民排出相同名次的选项。一些排序制假定选票上的名次都不相同,但一些投票者也可能会给两个以上的候选项目相同的排名。

会呈现多重取胜者原则的推举,例如立法机构议员的推举,在实行上会与单一取胜者的推举不同。一般在多重取胜者推举中,参加者会较为关心己方在立法机构里取得的全体议席数量,而不是特定的提名人是否中选。也因而,许多多重取胜者推举都选用份额代表制,表明如果某个政党取得了X%的选票,那它们就能取得在立法机构里X%的议席数。但并非一切多重取胜者推举都会选用份额代表制。

微信刷票

许多多重取胜者推举都只简略地沿袭单一取胜者推举的办法,而没有按照明确的比率。在集团投票制(Blocvoting)里,每个选区分配N个应选议席,得票数最高的前N名中选。因为经常会有一些压倒性的单一取胜者呈现,因而集团投票并非份额制的。别的两种以大都决为根底的相似办法是复数选区单记不可让渡投票制和之前述及的累积推举制。与集团投票不同的是,在复数选区单记不可让渡投票制或累积推举制中,选民可能会选用配票或战略提名的办法而达到份额的平衡。

虽然这两种原则并没有保证份额的平衡,但选民的行动可能发生份额平衡的成果,也因而复数选区单记不可让渡投票制和累积推举制被分类为半份额制。其他可以被视为半份额制的办法还包含混合制—结合了普选与政党提名名单的推举。

真实的份额制则会以一些办法保证每个取胜的提名人都代表着相同数量的选票。这个数量被称为配额。举例而言,在必定的差错规模内,如果配额是1000张选票,那么每个中选的提名人就代表着1000张选票的民意。

大大都的份额制都是选用政党名单份额代表制,选民投给支撑的政党而非特定的提名人,根据政党取得的选票配额数量分配议席。这些原则决议配额的办法也各有差异,相同的,在怎么调配选票数量和议席数量上的办法也有差异。

分配议席的办法可以被分类为最高均匀数法和最大余额办法。最大余额法以选票的数量设定特定的配额,而最高均匀数规律直接除以选票的数量来决议配额。

政党的名单可以分为敞开名单或是关闭名单,在敞开名单原则里,微信微信微信微信投票者能决议要投给政党里的哪个特定提名人。在关闭名单原则里,议席则由政党自行分配。而混合份额原则(MixedMemberProportional,MMP)则结合了两种名单的办法,只以政党的名单作为辅助,调配区域性推举所选出的议席,因而有了两种名单原则的特征。

与政党名单原则相较,单记可让渡投票制则是由选民按照喜爱摆放提名人的份额代表制。与政党名单不同的是,单记可让渡投票制并非取决于提名人的政党,选票是经由和排序复选制相似的办法搬运,计票时选票上的一切排序都会被核算到。

在实际国际,人们关于一个投票原则的情绪往往取决于那个原则对他们支撑或对立的政党所发生的影响。这使得要客观评估一个投票原则变的适当困难。为了可以公正而不带意识形态的比较投票原则,投票理论家运用投票原则规范,在数学上界说投票原则的抱负特点。

一个投票原则是不可能达到一切规范的。经济学家肯尼斯·约瑟夫·阿罗提出了阿罗不可能定理(Arrow'simpossibilitytheorem),指出几种投票原则各自的长处是互相矛盾的,也因而,挑选投票原则时有必要衡量到哪种规范才适用于那次推举。

运用这些规范来衡量投票原则并不必定是彻底客观的。举例而言,要规划一个和某种投票原则契合的规范并不困难,但这种带有成见的评量规范却没有考虑到其他办法的存在。没有人能断定何种规范才是正确的,以下仅仅一些被大都投票理论家认同的规范:

大都决规范—如果有一个被大都人所支撑的提名人存在,他是不是必定能取胜呢?

单调性规范—在选票搬运的进程中,一个本来取得更高次序的提名人是否会因而失利,而一个本来次序较低的提名人是否会因而中选?(举例而言,有三个提名人甲乙丙,甲取得最多选民列为榜首支撑目标,乙次之,丙则取得最少,因而丙被筛选。但紧接着丙的选票被搬运,之中将乙列为第二支撑目标的较多,进而逆转原先榜首支撑目标的成果,使甲落选)

共同性规范—如果将全体选票切开为两半各自计票,得出的成果是否与原先共同?

参加度规范—投票原则是否会导致故意不参加投票的现象呈现?(举例而言,在法定最低人数的约束下,投票者可能会选用回绝投票的办法)

孔多塞规范—如果一个提名人在单个的成对比较里打败了一切提名人,他是不是必定能取胜呢?

孔多塞输家规范—如果一个提名人在单个的成对比较里输给了一切提名人,他是不是必定会输掉呢?

独立性规范—如果增加或移除失利的提名人的选票,成果是否必定相同?

无仿制规范—如果增加与提名人彻底相同的克隆人参加,成果是否会相同?

以下列表显现了这些规范对一些单一取胜者原则的评估,摆放次序大致同等它们在实际国际的遍及性。

除了以上的规范以外,仍有一些无法以数学衡量的投票原则规范,例如原则的简易性、计票速度、进程中被操弄或成果引发争议的可能性、形成战术投票和战略提名现象的可能性,以及在多重取胜者原则中分配份额的均匀性,这些也都是适当重要的。

投票理论在法国大革命时期显现成为学术界的一门研讨范畴。让-查理斯·波达(Jean-CharlesdeBorda)在1770年提出了波达计数法来推举法国科学院(Académiedessciences)的成员。他的原则被马奎斯·孔多塞(MarquisdeCondorcet)所对立,孔多塞别的创造晰一种成双比对法。孔多塞的办法成为了今日的孔多塞制。

波达和孔多塞一般被视为投票理论的创始人,不过最近的研讨则显现哲学家雷蒙·卢尔(RamonLlull)早在13世纪便以发现波达计数法和孔多塞规范,记载了这些发现的手稿一向到2001年才被发现。

在18世纪后期,与选区区分有关的议题也开端被研讨。因为美国宪法规则众议院有必要按照各州的人口分配议席,但却没有指定怎么分配,因而开端了针对怎么公正区分选区的研讨。亚历山大·汉弥尔顿(AlexanderHamilton)、托马斯·杰斐逊、和丹尼尔·韦伯斯特(DanielWebster)等政治家都提出了各种处理计划。一些美国的分配办法后来也在19世纪的欧洲运用,用以在新的政党名单份额代表制里区分议席。

微信刷票

单记可让渡投票制在1855年由丹麦数学家卡尔·安德烈(CarlAndr?)创造,英国的索玛斯·黑尔(ThomasHare)也在1857年创造晰这种原则。1856年的丹麦推举和1896年的塔斯马尼亚都选用了单记可让渡投票制。政党名单份额代表制在20世纪初期于欧洲呈现,用以推举立法机构议员,榜首个选用的是1900年的比利时。从那时开端,简直每个民主国家都选用了份额制或半份额制的办法,除了英国的前殖民地破例。

或许是遭到多重取胜者制投票办法的快速开展所影响,19世纪时理论家们也开端发表关于单一取胜者制的新办法。这开端于1870年左右,WilliamRobertWare提议将单记可让渡投票制的办法运用至单一取胜者制的推举,发生了排序复选制[6]很快地,数学家们开端从头捡视孔多塞的概念,并创造晰新的办法以达到孔多塞结束。EdwardJ.Nanson结合了新的排序复选制与波达核算法,创造出一种新的孔多塞办法。路易斯·卡罗发行了关于投票理论的小册子,专门针对孔多塞的原则,他提出以矩阵来剖析孔多塞推举的办法,不过这些办法也是早在13世纪雷蒙·卢尔的手稿里便已被提出。他也提出了一种直接的孔多塞办法,被称为卡罗制。

排序投票制也取得了更多支撑而得以运用在政府推举里。在澳大利亚,排序复选制首先在1893年被选用,并一向保持到今日。在20世纪初期,美国的许多市镇开端选用巴克林投票制(Bucklinvoting),但选民对发生的成果不满,不久后巴克林投票制便不再选用,并且在明尼苏达州被宣告违反了宪法。

自从约翰·冯·诺伊曼和其他人在1940年代将博弈论带进数学范畴后,有了新的数学东西能用以剖析投票原则和投票的战略。这使得投票理论的范畴发生重要的改动[2]。肯尼斯·约瑟夫·阿罗提出了阿罗不可能定理,证明在投票原则的评估里,有些规范其实是互相矛盾的,也证明晰投票定理的固有约束。阿罗的定理是早期投票理论最常引证的,也发生了进一步的重要理论,例如吉伯-萨特维定理(Gibbard-Satterthwaitetheorem),显现在许多一般状况下,战略投票是不可避免的现象。

运用博弈论来剖析投票原则也使人们发现了一些投票原则里所带来意外影响。杜伟杰规律(Duverger'slaw)就是这种比如之一,显现了大都制经常会发生两党制的成果。

微信刷票

投票理论学界关于投票原则规范的研讨就好像研讨特定投票原则一样重要。目前,要指出一个投票原则的长处或缺陷都有必要有数学界说的规范的支撑。最近在投票理论的研讨首要都集中于创造新的规范和办法,以契合特定的某些规范。

因特网的呈现也增长了对投票理论的兴趣,与其他数学范畴不同的是,投票理论一般而言较为简易,非专业的业余人士也可以发现新的理论成果。也因而,最近许多关于投票理论的发现并非来自于出书的文件,而是来自业余爱好者们非正式的网络讨论区和论坛之间。

关于投票原则的研讨也促成了许多要求推举改革的声浪,要求以其他办法代替现行政府推举选用的原则。许多美国的市镇在2000年代开端选用排序复选制。新西兰在1993年的国会推举里选用了混合份额原则,并在2004年的一些当地推举里选用了单记可让渡投票制。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也将在2008年的第2次公民投票里选用单记可让渡投票制。一些更广泛的投票原则现在也被某些非政府安排选用了。

上一篇:以网友微信投票为依据评定产生,评选出年度最 下一篇:支付宝微信刷投票抄袭微信文档”的音讯是真的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